不喜

零落情话淬入又一生

《十三年》期待相见!

✌🏻大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哇啾啾!

十三年奶油卷要出本啦:

大家好!!!终于!!!我们来预售啦!!!💗


感谢大家这么久的等待,也感谢所有支持的作者太太,感谢封设KK,感谢明信片提供的二位太太,感谢一直为本子忙碌的所有人。


冷圈相遇,实属不易,不管以后在不在同一个圈子里,都希望大家天天开心,三次元幸福,记得这个小小的纪念。




预售时间:2018.5.3 20:00 - 2018.5.18 24:00


预售价格:95r/套(包括上下两册及特典)


请勿家长代拍代买!😂


预售期后不通贩,不再版,仅十五天哦。




PC版👇


戳我


手机版👇


【【三只喵】昊健《十三年》6月发】,复制这条信息¥MxQR0HA5PS7¥后打开👉手淘👈




任何问题可私信和评论。


这次是真的期待相见啦🌸

《十三年》预告

我们又来啦!
大噶看一下呀👀

十三年奶油卷要出本啦:







p1 《十三年》(下)封面预告


p2~4 特典预告




【目录】


(上)



阿sun小太阳



《手下败将》


 《手下败将》番外之《最特别的人》【未公开】



阿编



《当我点火时我在想什么》


《当我灭火时我在想什么》 



不喜



《今天刘昊然和我说话了吗》


《救赎》


《醉酒之后》 



抖来抖去小姐



《风雨未阻途》


《四九城爱情故事》



芳心人贩



《送你一支红玫瑰》


《同居三十题之大扫除》



顾冬冬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发光的贝壳》



归归途



《没大没小》


《咱俩不熟》



李正直



《一见钟情》


《照影》



任蓬山



《退相干》


《因果律(番外)》【未公开】


《永夜尽》



三颗柚_



《拖把精》


《难解风情》


《头号粉丝》 




(下)



黍离



《燎原》


《星火》



苏胖



《穷途末路》【收录未公开番外】



乌鸟



《江湖渡》 



五七



《董先生和刘先生》


《六月是你》


《钻冰求火》



下垂眼阿里



《街灯晚餐》(未收录番外)


《落日城》



小烈



《不期而至》


《再好不过》


《昨日今朝》



 张福贵



《奇怪的他》


《天下无双》



祝辰星



《吉光片羽》


《刘昊然说早恋这件事可能遗传》


《夏天,夏天》【未公开】




【特典】


p2&p4 @ V我来给你揉脖子


p3  @ 乌鸟




*未公开番外将在大家拿到合集以后由作者决定是否要不定期放出哦!


*特典图片将在拿到合集后由作者决定放出哦!




期待相见🙏

【请戳】合集印量调查

大家看一下呀!!❤️

十三年奶油卷要出本啦:

大家好,这又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调查。


经过一系列努力,我们确定了封面、文稿和特典,预售马上开启。


为了确认印刷数量方便计算成本和最终定价,这里做一个小小的投票。


戳我


参考价格在80~120r/套,因为存在变动成本,所以购买数量越多成本越低,定价也会相应更低。


预售时间不会太长,也不会再版,意味着错过这次就没有下次,所以确定购买的朋友一定不要跑票呀!


任何问题可私信或评论。❤️


btw:投票需要登录,不方便登录或者投票不成功的朋友可以私信哦!

这次真的要出合集啦。

给大家鞠躬啦!!是真的回来啦!

十三年奶油卷要出本啦:

大家好,我们回来了!(鞠躬——)


前段时间因为各自的忙碌让计划搁浅,首先真诚地给各位认真等待的朋友们道歉,非常抱歉我们延期了这么久,非常抱歉让大家希望落空了一次又一次。


但是非常感激还愿意等待,并且在私信和评论里不断告诉我们仍在等待的朋友❤️




这一次是真的将出本提上了日程。


> 校对已经全部完成并打包好了文档 <


> 特典邀请了@ V我来给你揉脖子 A老师完成绘制 <


> 封面设计已经接近尾声 <


> 内页排版与设计已经与@ 三只喵工作室 进行合作 <


> 书名《十三年》分为上下两册预售 <


> 特典随书一起每位都可以看到噢 <


所以,这一次真的真的真的,不远啦!我们也期待和大家相见!


要攒钱的朋友还可以加油攒一攒😎




(一个不靠谱预告:


正在争取第二张特典明信片!)




那天晚上林一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了他还是高中生的时候,那段琐碎又美好的时光。

刚上高一的林一瘦瘦小小的一个,闷头学习,沉默寡言,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样子,年少的经历导致林一生性胆小怯懦又不安,尽管后来林父林母给予他太多的爱,但是这并不足以改变他骨子的怯懦,在学校里,他基本就是被欺负的那个。

周五没有晚修放学早,林一向往常一样多学了一个小时,校园里的人几乎已经走光了,林一收拾好书包也正想离开,突然被同班的几个小混混堵住了路,为首的一个胖子八成是古惑仔看多了,上来就想发狠,“哟,林一这是去哪儿啊?”但也可能是二百斤的脸上自带喜剧效果的原因,林一像看智障一样的瞥了他一眼:“回家。”
可能是林一的态度惹怒了他,他一把揪住林一的校服,怒气冲冲的说:“谁他妈不知道你回家啊,我也不绕弯子了,下个星期月考,你给我们几个传答案。”

“不。”林一想也不想,拒绝的干脆利落。

“你说不就不?”胖子横眉瞪眼,刚想要提溜起来林一突然后门传来嘭的一声巨响,围困林一的那几个人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松手回头,一看却发现陆知远站在后门一脚踹了桌子,桌子歪到在地,桌面上的书散的七零八落的,陆知远冷着个脸看着他们,蹙着眉,背着光一步一步走向他们,声音带着怒气:“行啊你们几个,背地里欺负同学,还他妈五个欺负一个,照照镜子不害臊吗?”

“……”

五个人仿佛是被吓到了,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陆知远会出现,为首的胖子最先反应过来,挣扎着解释道:“不是,你看错了,我们交流感情呢。”说完还自认为憨厚的嘿嘿一笑,手却慌乱的不知道往哪儿放,欺负林一就算了,但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愿意惹陆知远这种全校闻名的刺头啊。

“你当我瞎吗?”陆知远冷笑。

“不当,不当。”几个人连忙否认。

“高中可不是义务教育,不想开除的赶紧道歉。”陆知远慢条斯理的瞥了他们一眼,慢慢开口道。

“对不起。”几个人闻言齐刷刷的给林一道歉。

林一皱了皱眉头,然后小声说:“没事,你们以后别这样了,不会的可以问。”

“听着没,好好学习,”陆知远敲打他们,“还他妈搞古惑仔,我看你们是电影看多了冲昏了头吧。”

林一实在不想同他们纠缠下去,他一看陆知远还要在长篇大论什么立马眼疾手快的扯了扯他的衣袖,陆知远这才收住:“赶紧走,是不是还要我送送你们?”

几个人闻言如获大赦,点头如捣蒜,“这就走,这就走。”随即一窝蜂的冲出了教室。

林一看到他们走了之后长舒了一口气,随即他转过身,很认真的看着陆知远轻轻的道了谢:“谢谢你。”

林一的眼睛本就生的好看,现在又湿漉漉的,干净又澄澈,陆知远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连忙摆摆手:“没……没事。”

可能是命中注定,也可能是巧合,那天陆知远其实走的早,但是走到半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东西落在了学校,于是就半路折返,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幕,其实陆知远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也不相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一套,他甚至不了解林一,但是看到林一被欺负他想也没想的孤身一人就冲了上去,他说不上来为什么,有可能单单是因为班上其他人他都说的上话,只有林一沉默寡言又神秘吧。

那是他们俩的第一次交集。

随后陆知远看着满地狼藉的案发现场无奈的耸了耸肩,笑道:“打架一时爽,打完火葬场,不好意思了,林一,咱俩要一起收拾了。”虽然看起来他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林一闻言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话然后径直走了过去,开始收拾。

高中生的书真的是不少,两个人收拾了好半天也没收拾完,“陆知远,你是不是第一次一个人打架?”林一望着散落在地上的一沓卷子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陆知远闻言惊讶的跳起来:“你怎么知道?!”

“你的手在抖。”林一轻轻的说。

陆知远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吗?”顿了顿,他仿佛怕失了面子的似的又补了一句:“嗨,我之前都是打群架的,只不过今天是一个人,所以难免嘛,嘿嘿。”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林一闻言低下头悄悄的笑出了声,陆知远听到笑声气急败坏道:“哎,我救了你,你怎么还嘲笑我呢?”

“没有,我只是在想,如果他们真的上去打你怎么办?”林一一本正经。

“我都想好了,他们要是真打我,我拉起你就跑,反正他们追不上,我市里长跑第一。”陆知远咧着嘴笑开,无比自豪。

林一闻言抬头看他,忽然心跳就露了一拍,陆知远沐浴在暖黄色的余晖中,整个人度着光,在光晕中林一看到了他直愣愣竖起来的头发,明亮的笑意,和蓬勃的少年气。

那时候,真是最好的年岁。

我这一生可能会对不起很多人,也会不如那么多人的意,责任感三个字束缚着我,可是我还是想做自己。

一蓑烟雨任平生(七)

*我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更新系列


董子健碰上人形犬一样的刘昊然时他刚下班,他以为怎么都能消停到星期天,结果没想到的转天刘昊然就站在他家楼下,更可气的是还拖着箱子大言不惭的跟他说:“董老师,我无家可归了,你收留我吧。”

信他才有鬼,董子健想到,于是他神色复杂的看了刘昊然一眼之后扭头就走,刘昊然一看急了眼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去拽住他:“我说真的!”

董子健这才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来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刘昊然简明扼要的解释道:“我爸知道了。”

这句话像是三九寒天里的一盆冷水迎头浇下,董子健一瞬间愣怔在原地,僵硬的抬了抬头,一句话也没说,又颓然的低下,他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像是汹涌而来的海水突然淹没头顶,挣扎无法呼吸,又像是突然降临的无边黑暗瞬间遮住眼睛,惶恐无所适从,董子健压抑的喘不上气,他当年那么努力的舍弃他的小孩逃走为的就是不让别人知道,可是最终还是叫旁人知晓了这件事,他现在心里不是羞耻感,是愧疚感。

大概是教师的责任感使然,他总是习惯性的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七年前是这样,七年后也是这样,他总觉得刘昊然的父亲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再一次出现,他执拗的认为只要自己远离刘昊然,至少他的感情生活就会不受别人诟病。

当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但人生有多种可能性,可他偏偏一意孤行的选择了没有刘昊然的那种可能性。

他总觉得自己年长于刘昊然,理所当然的该帮刘昊然承担风浪,所以这些年也不曾回头看过,自然也没有发现当年的小孩也已经是历过大风大浪长成能独当一面甚至是能帮他遮风挡雨的大人了。

刘昊然全然不知道董子健的内心挣扎,只是发现自己说完那句话之后他就直愣愣的站在那儿,不说话也不动弹,刘昊然看的着急,刚想要叫董老师,却发现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晃了晃,刘昊然眼疾手快的去扶住董子健,他才堪堪稳住身体,这时刘昊然这才发现他的脸色煞白,嘴唇也没有血色,“董老师你怎么了?”他急了眼,着急的问道。

“咳咳……你别…晃……”董子健废了好大劲儿的才说出这句话,喘了一大口气之后又说道:“我真没事,就是这段时间太累。”

“真的?”刘昊然盯着他的眼睛又确认了一遍。

“真的。”董子健移开眼睛低着头回答道,“你看我现在不好了吗。”

“那董老师我们回家吧。”刘昊然见他没事拉着行李箱就要往楼上走。

“等等,我让你进了吗?”

“没有啊,可是我没钱了,又在这儿举目无亲,只能投奔你了,而且我喜欢的是你,你得对我负责。”刘昊然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的说着,丝毫不觉得有问题。

“……”

董子健想这他妈什么狗屁逻辑,可他还是看不得他受苦,于是心一软还是让刘昊然进来了。


“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嗯。”

董子健说着给他倒了一杯热水递过来,刘昊然穿的单薄,又在冷风里站了那么长时间,这会儿自然是冻得瑟瑟发抖,他喝着董子健给的热水暖和了好一阵儿才缓过来。

“你……”

“嗯?”

“真的没钱了?”董子健迟疑道。

“对啊,我所有的银行卡都被冻结了,手上的钱也不多,要是你不收留我我可能真的要流落街头了。”刘昊然抬头看着他特真诚的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

“投简历,找工作呗。”他说的轻松,完全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什么问题,甚至还觉得能和董子健住在一起很喜滋滋。

董子健闻言叹了一口气觉得这个话题没法进行下去了,就起身说:“我去把客房收拾出来,你去洗个澡然后就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吧?”

刘昊然见他不愿多说自己自然也不好多做纠缠,就应了声好,趁着他收拾客房的功夫开始洗澡。

等他洗澡出来打算跟董子健说句晚安却发现迎接他的是紧闭的房门,刘昊然走过去抬起手想要敲敲门,想了想最终还是作罢,苦笑了一下还是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两个人,一堵墙,一夜的辗转反侧。

董子健作息规律,第二天早晨他醒的时候刘昊然还在睡觉,他想着反正刘昊然没事就干脆没去叫他,可是等他洗漱出来却发现刘昊然抱着枕头穿着宽松的睡衣倚在门上,睡衣惺忪的说道:“董老师,我饿了。”

“……”

董子健有点想笑,抬头看他却忽然觉得移不开眼,阳光温柔的洒落在他的身上,他沐浴在晨光里,恍惚间董子健仿佛看见了七年前的刘昊然,那时候他们俩刚谈恋爱,跟所有恋爱的小年轻一样,刘昊然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他身上,总是找借口非要睡他的教职工宿舍,董子健心一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答应他了。

教职工宿舍的床本就不大,再来一个刘昊然更是嫌挤的慌,董子健望着床叹气,刘昊然就傻呵呵的笑,觉得这床遂了他的心意,想着以后一定得把这床收藏,于是他睡的时候也就有理由手脚并用的抱着董子健,董子健扒了拉几次也没扒拉开,最后也就由着他去了。

早晨董子健醒的时候轻轻的挣脱了刘昊然,他回头看了一眼,阳光也是温柔的洒在他熟睡的侧脸上,静谧又美好,连董子健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笑的有多温柔。

他扭过头开始穿衣服,刘昊然似乎是听到了动静,迷迷糊糊的睁了眼,趁着董子健不注意的时候起身亲了他一口然后迅速的把头埋进枕头里红了脸。

只是现在不同的是,没有拥抱,没有亲吻,两个人之间隔了三米,像是隔了一辈子那么长。

于是他的内心在经历了一番惊涛骇浪之后又面色平静的说道:“那你先去洗漱,一会儿来吃饭。”礼貌又疏离。

刘昊然原本是想撒个娇,可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只好灰溜溜的回客房换了衣服,之后也没出房门,而是坐在床边捋顺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最后干脆又躺在了床上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一声不吭。

突然他的思绪被敲门声打断,他起身开了门惊喜的发现竟然是童童站在门外,童童看到刘昊然也愣了一下,然后瞪圆了小眼睛同样惊喜的喊道:“刘叔叔”,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就跳进了刘昊然的怀里,趴在刘昊然的肩头笑嘻嘻的问道:“哇,刘叔叔你是住在董叔叔家吗?”

还没等董子健从厨房出来刘昊然自然而然的回答道:“对啊,我们现在是住在一起啊。”然后就抱着童童转了个圈,小姑娘被他逗得咯咯笑。

刘昊然转了之后问道:“童童看到我开心吗?”

“开心,开心!”童童边笑边手舞足蹈的兴奋道:“我太开心了,我要告诉妈妈这件事,以后就可以经常来找你玩了!”

所以当董子健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大一小两张灿烂的笑脸,大早晨起来差点晃瞎他的眼。

一蓑烟雨任平生(六)

*十月快乐~

*隔了不知道多久的更新(心情复杂),我为我圈尽一份力系列

陪童童吃完饭后董子健就打算送她回家了,打定主意后他就向刘昊然告个别,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句刘昊然我有车我送你们吧给打断了。

“你有车?”董子健扯了扯嘴角,你这才来了几天就有车…..

 

“对啊,这边分公司的。”刘昊然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

 

董子健不禁感叹了一句有钱真好,然而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刘昊然已经穿好大衣拉着童童等他了,他在拒绝反而倒像是他心里有鬼,没办法董子健只好心情复杂的答应了刘昊然。

 

到达顾祎家的时候,顾祎已经在楼下等着了,童童一见顾祎就跳下了车张开小手冲她飞奔过去,冲到怀里之后还扭头甜甜的冲刘昊然董子健道别:“刘叔叔,董叔叔再见。”

 

顾祎听到董叔叔这个称呼愣了一秒钟,随即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是个聪明人,此时此刻确实不宜多说,于是她冲刘昊然董子健道过谢后便识趣的抱着童童离去。

 

顾祎走后,董子健踟躇在原地,隔着漫长的七年,两千五百五十五天后,他看着曾经大张旗鼓的出现在他生命的男孩逆着灯光站在瑟瑟秋风里,染了浑身寒意,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一如既往的干净纯粹,他却说不出一句话,思念如网,越挣扎越束缚,一丝丝一根根裹住心脏,勒住嵌入,直至血脉相融,这些年早已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如呼吸机能一般,必不可少,那一瞬间他生出了问一句你过的好不好的心思,

 

可他却没问出口,他想他没资格。

 

当年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先走的是他,他无从得知刘昊然这七年经历了什么,也没有自信能再走入的他的生活。

 

突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董子健低头去看不由得笑了起来,是顾祎发给他的微信,屏幕上赫然显示的是:“好好谈谈,加油。”还配了个强壮的表情,他高中的时候怎么没发现顾祎是这个这么可爱的姑娘。

正当他愣神,却突然听到刘昊然委屈道:“你为什么骗我童童是你的女儿?“

他也不知道刘昊然是个什么脑部构造,明明上一秒还开心的逗着童童玩,怎么下一秒就变了脸,像个冰天雪地里瑟瑟发抖急于取暖的小兽一样委屈。

但董子健却没有个合情合理的答案给他,漫长的七年仿佛一条无形的长河横亘在他们面前,对面的人现在就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站在他面前,但是无形的枷锁牢牢的拷住他的四肢,无法向前一步跨过那条奔涌不息的长河。

他这时才悲哀的发现,他们回不去了,连朋友也没得做。

无能为力且无可奈何。

于是他低下头,盯着鞋尖,踟躇了半天到底还是没说话,月光泛着冷,在周遭泊泊涌动,最终还是刘昊然先妥协开了口:“走吧,我送你回家吧。”

董子健不动声色的摆开了他想要搭过来的手,但是他还是微微触碰到了,火热的带着灼人的气息,像是三九寒天的冽冽暖阳。

“走吧。”董子健故作轻松的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刘昊然看着自己被躲开的手不由失笑,摇了摇头随即也上车绝尘而去。

 

路上车水马龙,人声嘈杂,可是车内却安静的吓人,董子健也不说话歪头看向窗外,一片闪烁灯海,色彩斑斓,路边是各色的行人,在这个五光十色的城市之间奔波不息。

“你带我在这儿玩玩吧,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肯定有经验,我还没逛过这个城市。”突然刘昊然出声,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谎。

董子健翻了个白眼,心里默默的骂了句放屁,中国都走遍了怎么可能没逛过这儿,但是表面上还是客套的拒绝:“不好意思,我上班没空。”

“那周末呢?”突然他扭头转向董子健,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有点雀跃道。

董子健被他吓出一身冷汗,气急败坏的一把把他的脸拍回去:“不要命了,好好开车。”

“哦”刘昊然闷闷的回道而后又抓住刚才的重点:“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我看看可以吧,没事我就带你逛。”董子健彻底没了办法只好敷衍他。

“好好好。”刘昊然喜笑颜开,像个得到甜甜的糖的孩子。

 

他对爱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少年心性,无知无畏且无惧,一腔热血向前冲,不撞南墙不回头,在爱人这方面,他永远学不会成熟。

 

把董子健送到家的时候董子健没邀请他上去,于是他也就没多做要求,只是温柔的问了句董老师晚安就打算回酒店了,反正还有周末,他想,可是一个电话却打破了他所有的美好愿望。

 

电话响起时刘昊然想也不想的就接了起来,可是电话那端通过滋滋电流传来的怒火中烧的吼叫却让他愣了神,滚回来,他的父亲让他赶紧滚回来。

 

一瞬间他血液直直的冲上头顶,浑身冰凉。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在他即将要谈成一笔大业务的节骨眼上传出这种事,谁都知道对方老总是个顽固的人,传出这种事估计这单就泡汤了,更别说这事竟然传到了他父亲的耳朵里。

刘昊然在电话里没多做解释,只是说尽快回家,随即挂了电话,手机从耳边滑落的一瞬间狠狠的捏紧了手机。

 

他不敢耽误买了机票就飞回了家,风尘仆仆的到家后连鞋也没来得及换就被父亲叫去了书房,他的母亲担忧的看着他,他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母亲放心,随即跟在父亲身后进了书房。

 

“关门。”

 

刘昊然照做。

 

“我问你他们外面传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刘父还算温和。

 

“传的什么?”

 

“你真不知道?”

 

“您说吧。”

 

随后刘父仿佛不忍启齿一般纠结很久才说出:“传你喜欢男人。”

 

“真的。”刘昊然闻言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他父亲听到这话瞬间爆发,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句:“荒唐!”

 

而后站起身来抄了本书发了狠的冲刘昊然掷过去,刘昊然也不躲闪,他笔直的站在父亲面前,抬着头,直直的对上父亲尖锐的目光,毫无畏惧,迎面而来的书划破额角也没吭一声。

 

“你以为你这些年是怎么起来的,还不是借着我刘家的荫庇,没了刘家,你什么也不是,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你要是你不改这个毛病就别回这个家,你公司所有的业务我也会掐断,我到要看看你改还是不改!”刘昊然的父亲被他气急,拿出公司来要挟他。

 

“说完了?”刘昊然待父亲话落后平静的问道,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拳头下定决心说道:“不管您怎么说我都不会改的,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以后无论是二十八,三十八还是七老八十我都喜欢他,公司这边你要掐就掐吧,我不在乎,你要知道,跟他比起来,全世界都不及一个他。”然后也不待他父亲在作何反应扭头就出了书房。

                                                   

“你…你….”刘父看着刘昊然转身离去的背影捂着心口直挺挺的跌坐在椅子上,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昊然一出门就看见他哭的不像样的母亲,“小然啊,你怎么能这样啊,你怎么能这样?”他的母亲恨恨的捶打着他的胸膛,哭的泣不成声。

 

刘昊然看着这样的母亲心疼极了,但是他没办法,轻轻的拭去母亲脸上的泪痕,说了一句对不起,一咬牙还是拉着行李箱扭头出了家门。

 

他以这样最难堪也是父母最不能接受的方式出了柜,可是他不在乎,情况已经很糟糕了,那更糟糕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见董子健。

 

于是在他们分别七年又相见的第五天里他拉着行李箱站在董子健家楼下说:“董老师,我无家可归了,你收留我吧。”

 

关于合集进度的问题。

❤️

十三年奶油卷要出本啦:

大家早上好!


时隔这么久再次上来和大家说一下关于合集进度的问题。目前合集收纳的文都已收齐二次更正版本的了,现在在进入校对的状态。


是的没有错,进度非常地缓慢qvq希望大家可以再耐心等待一下下!(鞠躬)


合集预定是分上下两册,两册底色分为黑白。初定合集名称是《十三年》,暂定名称字样是采用凸起印刷,至于具体细节还得等后续商量!


就还是希望大家再耐心等一下 T-T


我们一定会尽快弄好的。

今天下连队去宣讲,虽然我很想展现虚假的校友情谊,但是似乎没什么机会,只拿着个空了一半的水瓶草草照了一张,然后觉得一点都不虚假。

宣讲完了之后我走在最后一个,刚巧身边有个教官经过,我就特别小声的问了一句教官好,结果他就突然站直身体特别严肃的回了一句你好,然后我就突然想起一张图就是人山人海的车站还是哪里的,就有一个军人站的笔直,真的是站如松的那种,与周遭的世界格格不入,但似乎又很融洽,今天我才觉得他们大概随时随地都是一名军人吧。